Sin-Rain.

The World Is Gray.

『HP/Drarry』 Only Tonight

战后五年设
魔法部部长Harry×闲职人员Draco .。

“我们不会老去,我们将在今夜死去。”

-

       

        [2003年冬季,我孤身去往英国西南郡的一个小镇,在那里我取得了一对鸽血红的婚戒,]

        “他醉了。”

        [...也见到了他。]

        Raymond对我说。他搀扶过一个被他施了昏迷咒的棕发男子到更远处的沙发椅,回来时指了指我身边的青年人。

        “是啊,显然。”

        “你知道我已经在控制我的好奇心了,但是哈利,你怎么会想起来找他——”

        我知道Raymond在刚刚我出神的时候给我留出了一点空间,他去吧台喝了一杯,随后点了一种浅紫色的酒回来。我晃了晃面前起着白雾的冰酒杯,看着其中半透明的液体在缭眼的灯光下变幻色彩,也许这件事可以不用瞒他,我犹豫着抬头,他忽然顿了一下,目光瞟向了那个人。

        ——Draco Malfoy。

        一个倒在我身边软椅上的人。这个人阖着双眼,柔软的金睫下有一小片阴影,他左边的眼尾上似乎蹭到了一点姑娘的青色眼影,光泽的白金色头发柔顺的散着, 他的肤色天生苍白,灯光打在他发肤上映出的颜色比其他人要明显。一刻钟前他还毫无防备的醉倒在那个棕发男人怀里,Raymond抢先一步拦住了他们,也许是我在看见他时的表情变化过于丰富甚至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神智掉线的边缘,Raymond直接使用了无杖魔法,之后将Draco Malfoy推向我。

        他不清醒。我没想过也不喜欢这样的见面方式,但怀里真实的触感又让我冷静下来,他似乎不在乎在谁怀里又扬起手中的酒瓶给自己灌,我带着他到靠着后门人相对少也相对冷清的地方,要放开手时他却不依了,抬起头看着我愣了几秒忽然又挣扎起来,我不得不给他了一个昏昏倒地。

        “也许是我疯了,Raymond,我疯了吧。”

        “如果你疯了,那大概这世界也要疯了。波特先生,我刚刚猜到那枚戒指的主人是谁了。”Raymond眨了眨眼睛过来搭上我的肩,我们碰了个杯,他继续说。“没想到在这么多年后,我才刚开始和真相接轨,知道这件事的人一定少之又少。”

        “你说的对,知道的人都疯了。”回答我的是一阵笑声,我和他的,可这也是事实,这件事除了Hermione之外还没有其它人知道。

        挂钟上的时针才在九偏上一点,Raymond在四周施了几个闭耳塞听咒,我抿了口咸而辛辣的液体续上杯,记忆翻回五年前。








试着写一个故事。

希望得到建议,小窗或者评论都好.。

Sin. 我特别好相处的,请和我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48)
©Sin-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