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Rain.

The World Is Gray.

『HP/Drarry 』他

#第一人称#

        你问我,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Draco,他是一个Malfoy。

 —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算不上多愉快,尽可能客观的说,这不是任何一方的错。 

 

        至于原因,我只能归结于我和他成长的环境不同、幼年的经历不同,所以当我接触到他,有些矛盾看起来是必然的了。 
 

 

        就像是他向我伸出手的时候,他也在挑衅我的朋友,天知道我为那天交到了第一个朋友开心了多久,所以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我拒绝了他。 

 

        可谁知道他那么记仇呢,哦对了,他很记仇。 

 

        他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那大概是他第一次那么难堪,还是因为我。其实按他小时候所受的教育以及他的所见所闻,他认为我朋友的家族有些…这以一个成人的角度是很好理解的,毕竟他父亲和我朋友的父亲就不和,可当时我们都是孩子。所以这件事就像是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我和他的关系朝着一种奇怪的方向一去不返了,并且越往后倒下牌发出的动静越大,我和他在后来有长达六年的时间里视彼此为宿敌。 

 

        在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同堂的课上他总会会挑衅我和我的朋友,只不过最终的矛头都是指向我。(忽然笑了)嘿,你能想象到他小时候有多混蛋吗?他会偷偷给教授打小报告,时常恶语中伤我的朋友,这让我很恼火,于是我也会回击。….只不过我比较干脆,他基本是动口,而我是直接动手。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伤到他,只是给他点教训,看他惊慌失措的模样挺有趣的。….嘿,说真的你可别告诉他?不是这一句,是所有! 

 

        好吧,既然你保证,我就继续说了。 

 

        现在想起来,我唯一伤害过的人,也许只有他。(低头似乎想起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那一次是意外,你要知道,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我对他施的所有咒语他都能躲过去,要么就只是单纯的玩笑咒语,我不否认有时候我会放水,呃,别这样看我,我只是不想因为攻击同学这种原因再扣分,而且他确实很敏捷。但在盥洗室的那次,我因为他所做的事而愤怒,我攻击了他,他倒在血泊里,我……抱歉,这真的是很不美好的回忆。

 

        他是个混蛋,却是个会令人心疼的混蛋,这不是大多数人的观点,而且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么觉得的是我,一个曾经于他水火不容的人。 

 

        我说到哪了?...大概就是那一次开始,他很少来招惹我了,或者说,几乎没有。我们各自有要背负的使命,可他经历的太少了,正如我刚才说的,他本来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那种关乎性命的事,生离死别哪来的那么容易?(蹙着眉垂下眼睫,片刻又恢复平静)他没有告诉过我那些事。他当然也不会告诉我,但他身边的人也没有知道的,Severus只能在背后尽量保护他,所以,你明白吗,平常他只能独自面对,那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隐忍,有自己的信念和观点。很多时候我们缺少引导,但他缺少的是选择的权力。

 

        Dumbledore说过他不是杀人的人。

 

        (停顿片刻)

 

        他小时候是个胆小鬼,当然我只是这样说,我和他互嘲惯了,实际上那些反应都挺正常的,不过是我见过他落荒而逃的样子,而且...印象深刻。

 

        一年级的时候在禁林里,就是因为他跟教授打小报告结果我们一起被罚的一次,我和他被分到了一组,他在看见独角兽的尸体和在吸血的黑色人影后直接尖叫着跑掉了。那件事他也一定记得,只是不太愿意提,我猜他对Voldemort的第一印象应该不会太好。 

 

        Malfoy曾经在Voldemort第一次受创时明哲保身,甚至因此获利,不得不承认Malfoy都非常...有头脑,即使他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但早晚你会发现的。(不明含义的笑了下)不过,很多时候我并不十分赞同他们的盈利手段。

 

        显然当Voldemort复活的消息传到Lucius耳朵里时,他并不认为这是个好消息。这一点我想魔法界大多人都是这样以为的,这次他们也不例外。他作为Malfoy家的独子,有些事不得不面对,到后来甚至Lucius都无法保护他了。

 

        可能他本来的人生是温润的,但是那件事如同催化剂,以最快的速度使极端的黑暗膨胀并席卷了整个魔法界。

 

        那段时间我处在水深火热里,包括后来我被抓到Malfoy庄园,我也没有时间去思考关于他。就算到了现在,他也一直没有告诉我,为什么那时他明明知道是我却不说。刚才我跟你说的一些情况,也是我后来听闻的。

 

        对了,那是我第一次“拜访”Malfoy,而且到现在也是唯一的。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在霍格沃兹我和他几乎没有过一次和平的对话,或者说平静的时候,我是一条直线,而他是不断与我相交又离去的波浪线。我知道有不少人认为我对他的印象应该极其糟糕,但凭心而论,他对我来说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存在。

 

        你大概不知道,在那场战争的最后,他把他的魔杖扔给我了。

 

        有些时候我也会恍惚,他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Draco?我印象里他是一二年级喜欢以“我父亲”如何如何来建立不可一世的威风的小混蛋,他三四年级时还怂的要死,可是热衷于惹是生非,至于再后来两年,他是我的噩梦,似乎一切不好的事都与他有关,黑魔法袭击和毒酒,太明显了。我曾经怀疑他对我厌恶至极,六年级他在车厢里踢断了我的鼻梁(伸手指了指)大约就在这儿,那时我都能听见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可我中了石化咒,连一丝呻吟都发不出,他说这是为了他的父亲。

 

        我无法表态,人道上Malfoy确实遭遇了不幸,但Lucius也确实做了一些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不过他,Draco Malfoy,我不知道怎么给他定下莫须有的罪名。其实我以为他不会那么轻易的...我是说,他一开始没有做其他的事,如果我不去他所在的车厢,他不会主动找我。他甚至没有为了自己而狠狠揍我一顿。

 

        他是初涉人世的,他是懦弱的,他做不到违背自己的心。

 

        我不清楚的太多了,他到底为什么不指认我,为什么留在霍格沃兹,为什么知道我在有求必应屋,为什么他会把魔杖给我,他是不是不要命了?

 

        有时候我都觉得他不像Malfoy了,别是哪个人假冒出来的。

 

        但你知道,事实是在经历那么多以后,他也不再是心思透明的少年了。

 

        我能感觉到的,他变了,但他心里一直有片柔软的地方,一个幼年的影子被迫埋入内心深处,展露出新的、未经磨打的一面。

 

        我和他确实很久没有联系,上一次还是在魔法事务司里,我为他作保释。

 

        结果算是令人满意的,但是我和他没有对话,他走的时候只是看了我一会儿,我总觉得他的眼神不那么单纯,或许是太多感情混杂到一起了,也可能是我太迟钝,我当时只是看着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走廊拐角。

 

        听我讲这些不是多有趣,是吗,我不太擅长讲故事。不过很高兴你愿意从那么远的地方到这里,听我讲述这些,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跟别人这样谈论他,我都不能想象,如果他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权当我是胡言乱语吧,这是我们的一个秘密,对吗。

 

        我和他真的太久没见过了,久到他肯定不知道我试着留了长发,久到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战争中幸存下来了。开个玩笑,我只是不知道再见的时候我是否依旧能保持有这份热情,其实我揣测过很多次,我和他都变了,也许他不再想和我接触,就如同这几年一样,泾渭分明了。

 

        期待?也许有一点,我想不到再见他会是怎样的光景。

 

        总之,他就是他。

 

        他是Draco,他是一个Malfoy。

 

        再次感谢您的来访。

 

 

 

-

首作.感谢看完的所有人.

这是一个对话体. 大抵围绕"你问我,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展开的对话. 并不包括心理活动. 有些事并不可说. 只是以战后Harry的口吻去叙述. 

我并没有自主加一些原剧不存在的情景. 所想表达的就是 若有人问起Harry关于Draco的一些看法.

全篇不言情不说爱.试图用十分正经的口吻以一个学生时期的老朋友的身份去评论他. 但在话里行间你能感觉到一点微妙.

期望我所想表达的能带来这样的感受.

 
欢迎意见. 这里Sin.Rains.

上一篇
评论(7)
热度(56)
©Sin-Rain. | Powered by LOFTER